我被自己的好友背叛了,那可恶的女人和我的丈夫联合起来骗走我的公司。
我痛恨他们,我痛恨啊,于是我开车撞了他们,哈哈,他们没死,却离死差不多,
而我也为此付出代价,我被判有期徒刑。我将在一个小岛上的监狱内度过。

  我带着手铐,被两名女狱警押上了车。“快点,你这女人!”女狱警动作粗
鲁的推桑着我上车。车子缓缓的开着,直到来到码头。接着,我又被押上了船。
我被扔在一堆脏物上,由于双手被拷,我只好斜躺着身子。我一直是最看重自己
的身体的,我什么时候在这样污秽的环境待过啊?为什么报复那么一对奸夫淫妇
却要我受苦?

  在船的颠簸中,时间不知不觉过了2 个多小时,终于到了那个小岛。

  岛上有一个女监狱,这个国家里的监狱都是设在小岛上的,但是一个岛只有
一个监狱。这座岛上只有一个女监狱。我知道这个监狱的狱警都是男人,只有一
些做杂活的是女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准备一定是会受到侮辱的。
因为我才30岁,保养得体的身材和姣好的面容一直让我很受男人的欢迎。

  二个女狱警把我带进监狱的门内解开我的手铐就走了。这座监狱是装上了极
其先进的监视系统的,只要我一有不对劲,暗处的枪就会对着我开,即使我能从
大门内逃脱,我也无法从孤岛逃离,除非我能游回陆地。我站在那,不知道怎么
办。过了一会儿,一个男狱警走了过来。他一见到我就发出了惊艳的嘘声。

  他用猥亵的眼神打量着我,命令道:“把衣服脱光,要进行入狱检查我自然
不信,说道:”不可能,入狱需要脱衣服么?“

  他哼了一声:“美丽的小姐,你以为你是在哪里,只要到了这里,你只能乖
乖听话,否则……哼哼,有你好受!”

  我只好脱下自己的衬衣,露出内衣。“快点,你这贱货!”他不知道从哪里
找来的鞭子,“啪”的一声挥在我身上。“啊!”我忍不住大叫,告诫自己,现
在不是以前了,现在我是个囚犯,在别人的约束下,只有服从才能不受屈辱的拷
打。于是我动手把剩下的衣服全脱光,屈辱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脱完衣服,他拷上我的双脚,带着我走进了一个房间。房间里面有五个男人,
其中四个人都穿着狱警的服装。房间正对着大门有一面大镜子,镜子前面有一个
大的皮座椅。那个椅子很奇怪,是可以转动的,前面突出着两跟长杆,左右也各
有一根长杆。座椅底下有一个盒子连在座椅上。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座椅我
总是想到以前在电视上看到过的性爱床,可是监狱不可能把这个座椅用做这个用
途啊。

  我正想着,其中一个男人过来解开我的脚拷,旁边一个男人摸着下巴说“嗯,
是个极品!”“你,坐上座椅!”

  我是第一次在这么多陌生男人面前裸体,非常不自然。我缓慢的走到座椅旁,
坐了上去,紧紧的夹着双腿。

  “张开腿!”两个狱警过来掰开我的腿,放到那两根伸出的杆子上,原来它
是这个用处!接着他们翻出皮扣,把我的腿紧紧的固定住。有个看起来像狱长的
男人按动了一个按钮,固定双腿的杆子缓缓的张开,我的腿也随之张开,被拉到
了极限。天啊,这样一来我的私处全都暴露在这些可恶的男人面前,太羞人了,
我脸红了。

  “哈哈,果然迷人啊!”“不错不错,早就听说是个美丽的女囚呢!”“可
要好好检查检查啊!”他们一句又一句的羞辱着我。

  他们拉开我的双手,也固定在左右的两根杆子上。

  “小王过来,给她剃头!我还真想看看这么个美女变成光头的模样,哈哈!”

  “为什么要剃头,我不是男囚犯,我不要!”我一听大惊,大声挣扎着。

  “哼你不知道么,这里的每个女囚都要剃光头,不但要剃头,还要剃光你身
上的毛,这是入狱必须的步骤,剃完毛以后才能检查!”

  “不要我不要!”

  “哼,这里我说了算,由不得你不要!”

  那个小王听到命令以后,先拿起一把大剪刀,从耳朵下的地方,“咯喳”一
声,我美丽的秀发就如冬天里的雪花一般落在地上。然后,他拿起一个理发店里
用来剃头发的机器,在我的头上剃了起来。只听着“呲呲呲”的声音,我的头发
一缕一缕的往下掉,我闭着双眼,不敢看向镜子中的自己,也不敢看身边的那些
恶心男人变态的眼神。

  剃了一阵以后,一个男人捏着我的下巴,厉声道“睁开眼睛!”我无奈只好
睁开眼睛,镜子中的我头发已经短的比板寸还短,一根根头发立着,我不敢再看,
我变成了什么鬼样子了!小王又拿起一瓶水样的东西,把我的头发喷湿,接着拿
起一把明晃晃的剃刀,在我的头皮上刮着,刀片在我的头皮上游走,我只听道声
音,只感觉到头皮裸露。不一会儿,小王请监狱长检查我的头。

  监狱长粗糙的手摩梭我的头皮,然后他说道“这,把耳朵后剃干净些!”又
是一阵声响。我在镜子里看到了现在的自己。头发一根不剩,光得像个尼姑,头
皮泛着青光。我伤心得掉下了泪。

  监狱长又按了一个按钮,我得手臂被拉到头顶,胳膊底下露了出来,我明白
了,他们是要剃我得腋毛。我恨恨得说“你们这些变态人!”那个男人没有理我,
只是下令:“剃!”

  小王拿起沐浴露沾上水,涂在我的腋下。拿起女式剃毛刀,剃起了我的腋毛。
十分钟以后我的腋毛也被剃得干干净净。

  “好了,给她剃阴毛吧,得剃得干净些,一根也不能剩!”监狱长下着命令。
接着他又说“算了,今天我就亲自C 刀,为你除草,哈哈哈。放心我一定会除得
光滑溜溜的!”

  “不,放开我放开我!”

  “那可由不得你!”

  他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阴部,手指穿过我的耻毛,来到我的小豆子,忽然
紧紧的一按。我不由得颤抖。他不怀好意的笑着。他先拿起一把剪刀,揪着一嘬
阴毛,一刀剪下去,一刀一刀。他拿起一面镜子照着我的阴部,对我说“自己看
看,是不是很有个性啊?”我不得不看着,天啊,我的毛已经被剪得只剩下板寸
那么长,一根根阴毛直立着,原先又浓又密又黑得毛现在只剩下这么一点。而之
前放在座椅下方得盒子里就是我的毛。他用手摸着我的短毛,感受摩擦的感觉。

  他拿起一瓶沐浴露,沾水抹在我的阴部。然后拿起一只毛笔,轻轻的刷着我
下身的毛。不一会儿,我的下身只剩下一片雪白。随着他的毛笔移动,我的幽径
口不由自主的流出了水。他冷笑着说“呵呵你可真骚,这样就流出水了,难怪阴
毛长的这么茂盛啊!”

  他拿起一把剃刀,先从右侧刮起,“呲,呲,呲”,毛一片一片落下。他把
剃刀放水里洗了一下,又剃起左边来。不一会儿,旁边的一些杂毛就被剃的干干
净净了。接着剃着我阴阜的毛,剃刀过处,毛全落下,只露出皮肤。随着毛的剃
下,我的性器逐渐展示在众人面前。忽然,他用手捏着我的两片花瓣,把阴唇出
的毛仔细的剃了个光。还用剃刀故意的在我的小豆子上滑着,我的水流的更多了。

  他调整了一下座椅,使我的臀部翘起,用手按着我的菊花门,小心的剃着我
那儿的毛。剃完以后,他摸了一遍看看还有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用缓笥种匦虑謇砹艘幌隆?br />最后用湿毛巾将我的阴部擦了干净。他看着他的杰作,满意的发出赞叹声:“不
错,剃的还算干净。哈哈你的小洞果然诱人啊,后面那个洞也很好,还没被开发
过呢!好吧,那就干脆干到底,我来检查!”

  他把两根手指伸进我的洞里,慢慢的搅动着,像在享受什么。接着拿起一个
扩阴器,插到我的洞里面,打开手电筒,仔细的检查着我的下身。拿出扩阴器以
后,他捏着我的阴唇掀开到两边,翻出了里边的肉,发出“啧啧”的声音。接着
翻开我的包皮,捏着我敏感的小豆子,我再也忍受不住,颤抖着泻了出来。“哈
哈哈”他大笑着,“好好给她洗洗,送到牢房!”

  在被一群狱警“清洗”过以后,我被送进了牢房。果然没错,这里的女囚个
个都是光头。这时,有一个女囚靠了过来,对我说“你是新进来的吧?”

  “是。”

  “这么说你也被检查过了?”

  我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只好红着脸点点头。

  “咳,你还好,是在监狱里面做的。我呢被抓到的当场就被剃了头,剃了毛。”

  “那你们怎么到现在头还是光光的?”

  “你以为他们会那么好,让我门的头发长长么,别想,他们会定期给我们剃
头,他们给我们每人发一把剃刀,所以我们必须在每次洗澡的时候自己剃毛,如
果他们突击检查,发现毛没有剃干净的话就会惩罚。”

  原来是这样,我的痛苦命运还要延续多久?

  第二天一早5.30我就被铃声吵醒,原来必须起这么早。匆匆吃完早餐后,我
便和一些女囚一起进入一间房子做工,有的人的工作是制鞋,有的人的工作是清
扫,我被分配到的工作是制鞋,我光滑的双手从来没有做过粗活,可是在这里我
却要干这些让人厌烦的工作。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快半个月了,这半个月里我和与我同监的一个女囚最好,
她是个瘦小的女人,我叫她红,她因为忍受不了丈夫的虐待,而失守杀了他被判
入狱。我本来不打算和任何其他人对我也没有特别为难。而狱警们除了会吃我们
的豆腐之外,还没有什么大的动作。

  最令人尴尬的是洗澡时,自己要为自己剃阴毛,因为我的阴毛一直都长的很
快,所以每次剃完,第二天我就会感觉到下身刺刺的,很难受,只好每天剃,很
多时候后面菊花门那的毛都剃不到,也只好红着脸让红帮我剃。因为她告诉我以
前有个女人抽查到没有剃干净毛的时候被单独关了很多天,虽然那些天到底怎么
了没人知道,但是出来以后却是奄奄一息的模样,所以我也不敢怠慢,每天都剃
的干净。

  今天是周末,我进入这个监狱已经2 个礼拜了,这天中午我们被?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谝黄鸺?br />合排队进入一些房间,我不明白于是问红是怎么回事。红惊奇的看着我,问:
“你不知道么,今天是剃头的日子啊!”什么,又要剃头?我下意识的摸了下自
己的头发,是长了一些,有些刺刺的,可是也不用这么快就剃啊。

  轮到我们了,进屋以后,每个人都被责令脱下衣服,坐在上次我被剃毛的那
种座椅上,脚张得老开。这次不同得是三个女囚一起剃,大概是人太多了一个一
个得话就太浪费时间了吧。

  这次我乖乖得不敢乱动让他们剃。剃完以后,监狱长忽然走了进来,原来他
要来检查我们有没有按照要求剃干净阴毛。他检查完第一个女囚后,走到红的面
前,捏起她的阴唇,左右拉扯翻看,可能是要检查缝隙里的毛有没有剃光。红忍
不住哀叫出声,“啪”监狱长一耳光打在红的脸上。

  “拿鞭子来!”他叫嚣着。

  旁边的狱警递上一根鞭子,监狱长拿过这根鞭子狠狠的甩在红的身上,红痛
却又不敢出声。

  我看不下去了,大声说“住手,这里是监狱,我们是囚犯,不是奴隶,你凭
什么打人?”

  “嘿嘿,怎么等不及了么?”

  “呸,你这个人渣!”我痛骂道。

  “好啊,看来你是不知道规矩了,今天我就教教你规矩!来人,把她带到我
的审讯室。我要亲自调教!”

  我被人从座椅上拽下,拖到了审讯室。

  这个房间放着各种刑具,可是奇怪的是居然还?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缀鸵恍┖芷婀值亩鳌?br />
  他拿起一个烧得发红的烙铁,举到我面前,残忍的笑着:“怎么样,听话么,
你如果不听话,那么在这里你会受尽折磨,最后,你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死去,懂
了么?”

  我看着他和手上的东西,吓的全身发抖,只能慌乱的点头。

  “这还差不多,下面我要调教你,乖乖听话,否则,在你身上要是留个印子
就不好了,哈哈”

  他拿起一瓶水,让我喝下,我不敢反抗,只好喝下。

  整整一大瓶水喝下以后,我的肚子有些发胀。而他只是在一旁擦拭着那些刑
具,好整以暇的看着我。十几分钟过后,我感到一阵很强烈的尿意。我实在忍不
住,只好像他说明。

  他一言不发,只是说“你对着浴缸,蹲马步。”

  蹲马步?我现在什么也没穿,让我蹲马步??“能不能,能不能先让我上厕
所?”我小声的问着。

  “我就是让你上啊,蹲好马步,对着浴缸拉出来,我说停就停,不能滴在缸
外,否则,哼!”

  不,我怎么能在男人面前撒尿?这太羞耻了,我拼命的摇头,他拿起烙铁,
威胁的看着我。

  我没有办法,只好蹲马步,为了全部尿进浴缸,我尽可能的挺起阴部,好尿
进去。

  “停!”

  我正尿的舒服,他大叫一声,我来不及停止,还是接着尿了一些。

  “不听话的东西!”他生气的说。拿起鞭子对着我的屁股抽了下去。

  “啊!痛!”我叫出声。

  “继续给我尿,这回再撒出来,可别怪我不留情!”

  我不敢反抗,又继续刚刚没有尿完的尿。可是在他喊停的时候,我仍然不能
完全控制住我的尿液。

  他淫笑着,冲掉浴缸里的尿。让我站在浴缸中间,接着让我把两腿跨在浴缸
两边,踩在浴缸外面的地上。然后,他让我用两只手撑着自己的屁股,尽可能的
挺出自己的下身。我照做了。

  他拿出一根长杆,把一面巨大的镜子竖立在我面前。接着他用那根杆子的尖
头挑过我的阴唇,往上移动,在我的小豆子处停下,问我“这是什么,怎么变的
这么硬啊?”

  我不敢出声。

  “快回答。”

  “是,是……阴蒂。”天啊我要羞死了。

  “那这个呢?”他的杆头指向了我的阴唇。

  “是阴唇。”

  “为什么出这么多的水啊?”

  “我,我不知道”

  “哼,还敢说不知道,好现在向我说明一下,你平时是怎么剃阴毛的,每天
都剃干净了么?不准说谎!”

  “我,我每天洗澡的时候,会用水把毛打湿,涂肥皂,再用刮毛刀刮,我每
天都刮了,剃的很光的。我不敢骗您啊。”

  “既然这样,就让我检验检验,你,来为我清洗阴毛和我的阳具!”

  “这……”

  “你敢不听话?”

  我颤抖着脱下了他的裤子,露出了他的阳具和浓黑的阴毛。我用温水将他的
毛打湿,涂上沐浴露,然后小心的搓着,很轻很轻。洗完以后,我把手沾上温水,
轻轻的揉搓着他的阳具为他清洗。

  他呻吟着,很享受的样子。

  我这样悲惨的日子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才到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