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茵琪] - 首页-爆菊花电影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确系巧合

————————————————————————————

  我是一个恋足者,或许你们会以为我崇拜女王,然后说一句: 这种人多了
去了。 年轻的女孩也许会因为自己有一双美丽的脚而自豪,认为会有许多男人
拜倒在她的脚下,的确这样的男人很多,但是我可不像她们想的那样。

  茵琪就是那种充满自信的女孩,当我第一次在鞋店里看到她时,她就像一位
骄傲的公主,矜持地坐在靠椅上试穿着她的水晶鞋。她的脚完全可以成为她骄傲
的资本。她是一个皮肤白皙的女孩,而在这初夏的季节,被棉袜捂了一冬的一双
小脚更是白嫩,脚背娇嫩的皮肤下,青蓝色的血管若隐若现,十只脚趾晶莹剔透,
脚趾甲上涂着透明的趾甲油,胖嘟嘟的脚趾头时不时翘一翘,露出粉红的趾肚,
随着趾头的动作,脚背上的脚筋突起,把皮肤挤出些许皱纹,更显得俏皮可爱。
仿佛是知道我的心思一般,她抬起了修长的腿,把左脚放在面前放着的一张椅子
上,让一名店员替她试穿鞋子,这就让我看到了她的脚底,前后脚掌都是粉红色
的,脚心部分却是更加的嫩白,看得出她很懂得保养,脚跟一点老皮都没有,嫩
红中带着一点微黄。为她试鞋的店员是个20多岁的小伙子,恐怕他也是第一次看
到这样美丽的女孩,这样美丽的脚,脸涨得红红的,女孩却毫不掩饰自己的骄傲,
咯咯笑着接受小伙子笨手笨脚的服务。

  在她和女伴嘻嘻哈哈地拎着一大堆购物袋走出商场的时候,我略施小计就拿
到了她的钱包,里面对我有价值的除了她的身份证以外,还有一张信用卡。虽然
在她购物的时候,我就猜测到她的财务状况不太乐观,因为她买的东西虽然都是
名牌,可大部分是打折的商品,但是在我查询了她的身份证和信用卡后,仍然吃
了一惊,原来她是本市一名着名富翁的女儿,该富翁的穷奢极侈曾是全市有名的,
但那是过去的事情了,这位富翁已经于两年以前宣布破产,这就是为什么他的女
儿如此穷酸的原因。看来虽然家境破落,但是多年养成的奢侈习惯仍未改变。信
用卡上的帐目显示出每个月都会有一笔钱汇入她的户头,我查询了来源,竟然是
一家着名的恋足网站。打开网站,我轻松地找到了她,原来她是这家网站的专职
模特,看来她很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

  了解了她的这些情况以后,我对自己将要做的事信心大增。其实我一直是一
个另类的恋足者,对于女孩的玉足,我幻想的不是被它们踩在脚下,或者舔食鞋
袜,而是将它们砍下来把玩。当然,这是一件犯法的事,但是我相信金钱的能力,
我的名字或许不为人所知,但是我的财力却是勿庸置疑的。现在有这么一个理想
的对象出现了,我当然不能错过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向茵琪的户头打进了十
万元,接下来就是观察她的反映了,最初的几个小时,帐户上毫无反映,显然她
还没有发现,然而从第一笔支出到十万元用尽,仅仅过了两天时间,很明显她是
以为天上掉下了馅饼,然而她不知道,这不过是个鱼饵而已。

  接下来的事就很简单了,不用赘述,吞下了饵的鱼儿,面对更大更香的饵料
毫无反抗能力,我仅仅付出了公司一个月的利润,就得到了她的一纸契约。对于
这种用金钱收买肉体的方式,在我不是第一次,在她,当然也不会是第一次,只
不过这一次稍有不同。

  约定的日期到了,在郊外一所别墅里,我第一次近距离地见到了我的卖家,
这次的她与在鞋店中大有不同,微微颤抖的语调和苍白的面色我见犹怜,但是巨
额的支票和精良的假肢让她稍稍平静了下来。在契约上签字的时候,她犹豫了一
下,但是终于签下了名字。手术室和医生护士是早就准备好了的,我没有让麻醉
师给她做全身麻醉,让她胸部以上仍然保持知觉,尤其是大脑的清醒,不过这并
不是我的意思,而是她的要求。

  当我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并没有多看我一眼,因
为她并不认识我,当然,主刀的医生不是我,我只是一个旁观者。她全身赤裸地
躺在手术台上,并没有像医院里那样用白布遮掩,这让我可以仔细地观察她的身
体,可以说,她的身体也是非常美丽的,白皙细嫩的皮肤吹弹可破,娇嫩的乳房
盈盈一握,下身茂盛的黑森林里,粉红色的蜜穴若隐若现,丰满修长的双腿被分
开架在两个支架上,两只如花玉足的脚背自然绷直,脚趾微微跷起,显得那么娇
弱无力。我脱下塑胶手套,轻轻地抚摸着这一对尤物,温润的感觉让我想起了丝
绸,她的脚趾修剪得非常干净,但是趾甲上擦了红色的趾甲油,我微微皱了皱眉,
我不喜欢这种颜色,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最多一个小时以后,我就可以遂心所
欲地装饰它们。我重新戴好手套,用镊子轻轻刺了刺她的脚心,她并没有感觉到,
医生向我点点头,我知道麻醉已经见效,应该开始了。

  医生并没有从脚踝处下刀,契约上所写的部位是脚踝以上十厘米的距离,所
以我能得到她三分之一的小腿。主刀医生是我重金聘请的,技术娴熟,看着鲜红
的血肉和粉白的骨头在他的动作下逐渐分离,我的下身也起了微妙的变化。伴随
着让人牙酸的电锯声,茵琪的一只左脚落在了托盘里,医生的技术很好,几乎没
有什么血流出来,断口处非常平整,粉红色的肌肉,白色的骨头,黑红色的骨髓,
金黄的脂肪和白皙的皮肤,一切都那么鲜艳。我拿起这件玩具,手感与先前没有
什么不同,我把它放到电子称上:1173.7克。

  很快,另外一只脚也放在了电子称上:1205.5克,稍微重一些。主刀医生已
经开始清理创口和封合了,这不是我感兴趣的,我要的东西已经放在我面前,白
色的磁盘上的这对美脚让我非常兴奋。在一位防腐技师的简单处理以后,我端着
磁盘离开了手术室。离开之前,我没忘记回头看看茵琪,让我吃惊的是她竟然睁
着眼睛,正盯着我手中的盘子,我才想起来她并没有全身麻醉。她的眼神很迷离,
但是盈盈的泪光清晰可见,我不由得心软,把托盘放在她手边。

  她轻轻抚摸着那曾经属于她的骄傲,现在却变成了别人的玩具,那些留在网
站上的照片,也就是她最后的回忆吧。看着她的眼睛慢慢地闭上,两行泪水滑落
下来,我知道她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于是我端着盘子离开了。

  回到了楼上的房间,我心里只有眼前的两个尤物了,房间是我精心布置过的,
墙上贴满了茵琪的照片,当然都是那家恋足网站上的,照片里的她确实迷人,各
种服装搭配着漂亮的鞋子,展示着她傲人的资本。我打开投影,播放的是她拍摄
的恋足电影,看着她一遍遍的穿脱丝袜和鞋子,挑逗着屏幕前的人,我不禁莞尔。

  房间里有个很大的鞋柜,里面的鞋袜都是世界名牌,专为性感而设计。遗憾
的是,她的脚只带着三分之一的小腿,长袜是不能穿了,但是漂亮的短袜也不少。
我挑了几双鞋袜,放在托盘边上,开始了我的游戏。由于失血,脚掌和脚跟不再
红润,而是微微发黄,那是一种嫩黄的颜色,让这双脚看起来像是象牙雕刻。我
拿起左脚,已经略有些凉了,我温热的手掌感受这冰凉光滑的皮肤,就像在抚摸
丝绸一般,我把鼻子凑近脚趾闻了闻,有一股汗味,还混杂了酒精的味道,这样
的味道不太令人满意。我想起了她穿来的鞋子,还在楼下的手术室门口,于是取
了来。在走过手术室的时候,手术已经接近尾声,后面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
不会有人来打扰我。

  她穿来的是一双璀贝珂的白色高跟鞋和一双不知品牌的白色长统丝‘袜,手
术前的紧张让她出了不少冷汗,鞋子和袜子都浸透了汗,尤其是袜子,在脚心部
分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轮廓,我闻了闻,有一股酸酸的汗味,混杂着皮革的气息,
这样的味道不错,不过我得先把脚上的酒精味去掉。鞋柜旁边有个洗手间,我在
洗手池里放满了温水,但是水池太浅了,于是我把浴缸的水放满,抱着我的玩具
一起洗了个澡。看着它们在水里轻轻飘浮,打着转儿沉入水底,像两只金鱼在我
身边游来游去,时不时触碰到我怒挺的阴茎,真是有趣啊。我一手抓住一只脚踝,
用光洁的脚底按摩着我的全身,轻轻咬着白嫩脚底,吮吸着柔嫩的脚趾,拿两只
脚夹着我的阴茎,做着脚交,在快要爆炸的快感中,我把浓浓的精’液射到了它
们身上。

  洗完了澡,我用一块大毛巾把它们仔细擦干,洗干净了的两只美脚散发着热
气,更加莹白剔透,而且没有一丝异味了。我拿起茵琪穿过的丝袜,仔细地给两
只脚穿上。丝袜套进只带着三分之一小腿的脚以后,还剩下很长的一截,我拿起
袜口,把两只脚拎了起来,丝袜的弹性很好,两只脚一上一下的晃动着。我把手
举高,穿着丝袜的玉足在我面前微微晃动,我嗅了嗅,味道不错。璀贝珂的鞋子
还是不错的,看来她为了今天,穿上了最好的鞋子。这是一双36码的半高根鞋,
鞋头封闭,后跟开放,用一根细带做搭扣,属于庄重典雅型的,我想起她拍的一
部电影就是穿着这双鞋。果然,我找到了那部电影,电影中她穿着这双鞋在公园
里游玩,风情万种,美艳动人,那时候的她可有想过,她的美脚会被一个完全陌
生的男人拿在手中,恣意把玩?

  我把两只长统袜的袜脚打了个节,连成了一体,挂在脖子上,像不像一条项
链?丝袜在脚的重量下被拉长了,正好让脚能碰到我的下身,穿着丝袜的脚碰到
阴茎的感觉和刚才不同,略有些粗糙,这种感觉让我马上又勃起了。随着我的走
动,两只美脚上下搓动我的阴茎,那种感觉真是美妙。站在镜子前面,我看到自
己下身的样子,在一双美脚的包围下,一只经脉怒张的阴茎挺立着,随着心脏的
搏动微微颤动,活物因死物的刺激而激动,我不禁哑然失笑忍住下身的冲动,我
把 项链 解了开来,拿出两只沾饱了丝袜气味的脚来。现在它们更加冰凉了,
掰动脚趾,略有些僵硬。托盘边上摆放着崭新的鞋袜,我拿起一双淡蓝色的蕾丝
短袜,给两只美脚穿上,然后又套上了一双粉红色的搭扣皮鞋,一眨眼,它们就
变成了一对小女孩的脚,短袜上带着卡通图案,皮鞋是平跟圆头的那种,我拿起
相机,给它们留下纪念。随后是黑色的细带高跟鞋配白色网袜,高高的鞋跟把足
弓扳成出诱人的曲线,我忍不住捏住鞋跟把整只右脚抬了起来,从鞋底看去,光
洁白嫩的脚底和嫩黄的脚跟在白色网袜的衬托下更显得迷人,我用嘴咬住鞋跟,
然后放开了手,一公斤多重的右脚的确有些沉,我咬着鞋跟,就像叼着个大烟斗,
鞋底的胶皮味混合着脚上的气味让我陶醉,我举起相机,对着自己拍了几张,这
样的照片一定很有趣吧。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我持续着我的游戏,我给我的玩
具穿上各式各样的性感鞋袜,摆出无数种诱人的造型,拍了近千张照片。最后,
我玩累了,于是用两只嫩滑的脚底做枕头,美美的睡了个好觉。

  从美梦中醒来之后,感觉脸上发烧。我从脑后拿出两只玉足,把冰凉的脚底
贴在我的脸上,轻轻抚摸着,好舒服啊,我就这么躺着,直到感觉肚子有些饿了。
我轻轻地咬住玉足的嫩趾,好像吃掉它们啊,这么美丽的东西,一定要好好烹调。
我拿着它们来到了楼下的厨房,手术早已经结束,楼下空无一人了。厨房里一应
俱全,我把两只嫩脚放在水池里,打开水龙,慢慢洗着。温热的水流过我的手和
手中的肉体,我用手温柔地搓着细嫩的脚趾,不禁失笑,原来我一直都忘记了哪
红色的趾甲油,看来刚才的我的确是兴奋过头了,不过现在看看,苍白得近乎透
明的脚趾上,殷红的趾甲油鲜艳夺目,竟然美艳异常。我洗干净了一只玉足,举
在面前仔细欣赏着,光滑的皮肤上,水珠点点滚落,更显得晶莹剔透,五只圆润
的脚趾娇弱无力,脚心与脚跟的曲线浑然天成,我凑近闻了闻,没有一丝异味,
我突然觉得有些遗憾,就这样吃掉它们太不过瘾了,不过很快,我就有了主意。

  我拿来了她穿过的那双丝袜和鞋子,美脚的最佳调味品就是它自身的味道,
我把里还带着水珠的玉足套进了丝袜里,再给它们穿上了鞋子,这样烹饪它们的
时候,袜子和鞋子里的味道就会进入肉里,哪才是真正的美味啊。厨房里有专门
的透明旋转蒸锅,我在锅里加满了水,最后亲吻了哪双美丽的尤物,把它们放进
了锅里。蓝色的火苗舔噬着锅底,慢慢的,白色的蒸汽充满了蒸锅,透明的蒸锅
里,穿着丝袜和高跟鞋的脚慢慢旋转着,在越来越浓的白色蒸汽中若隐若现,空
气中也弥漫着玉足的香味,我闭上眼睛,慢慢享受着……

  终于,揭开锅盖的时候到了,一片蒸汽弥漫中,两只晶莹剔透的美脚立在蒸
锅里,丝袜已经湿透,紧紧贴在皮肤上,而鞋子不愧为世界名牌,仍然没有明显
的变形,我忍不住忘形,直接用手去拿,自然被烫了一下,只好用筷子夹起袜跟,
才把它们拎了出来,放在了餐桌上。我看着餐桌上的美味垂涎欲滴,穿着丝袜和
高跟鞋的脚依然完美,不同的是现在它们散发着阵阵热气,空气中充满了奇妙的
香味,我小心拿起左脚,慢慢地把脚掌从鞋子里抽出来,香味更加浓郁了,包裹
在湿漉漉的丝袜里的玉足完全没有变形,我仔细地剥下丝袜,这只蒸熟了的香肉
就躺在我手中了。

  蒸熟的美脚颜色变得暗了些,皮肤上渗出的油脂让它看起来更加光洁诱人,
我小心地在脚底咬了一口,一股浓郁的香味直冲口鼻,女孩脚肉的香味混合着丝
袜上的汗味和鞋子上的皮革味,真是美妙啊,脚心的肉非常嫩滑,入口即化,粘
粘的汁液顺着我的嘴往下淌,我舔了舔嘴唇,咬下了一只肥嫩的大脚趾,我没有
急于咀嚼,而是慢慢含着,吮吸着美味的汁液,用舌头舔食着,最后才慢慢的咀
嚼,女孩的脚趾真是嫩啊,我连骨头都咬碎吞下去了,剩下的四个脚趾略小,但
是也很有嚼头,脚背上肉比较少,但是那里的皮肤是最嫩的,脚跟的肉最厚了,
味道也最浓郁……我完全陶醉在这样的美味里,等我回过神来,桌上就只剩下一
小堆骨头和五片涂着红色趾甲油的趾甲了,我仍然意犹未尽,拿起剩下的右脚又
啃了起来,这次我就慢得多了,更加充分地体验了美脚奇妙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