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积臣在内线电话叫着:「亚华,你来我的办公室。」亚华敲门说:「经理,找我?」「坐!」亚华看到积臣一副冷脸,心里发毛,心砰砰地跳,是不是被发现了?「你来了公司已年多了,公司有没有亏待你?」亚华蹑蹑地说:「没有,公司对员工很好,尤其经理对我们员工很好。」「嗯,那就好了。你为什么挪用公款?」亚华想不到经理这么单刀直入问她,一时之间惊呆了不懂回应:「我……」「说啊!」亚华不知如何解释:「我……我……」「我只好报警。」「不要,经理,我是迫不得已,我妈欠人一身赌债,我才……」亚华一听到积臣要报警便已梨花带雨哭起来。

  「好,我听你说。」「我妈听她一个朋友说,在赌局上很容易赢钱,我妈见我工作辛苦,妹妹又要上大学,阿妈便跟朋友参加赌局。开始时是赢钱的,谁知后来越输越多,欠下一身债,他们说如果她不还清债款,便捉我们三母女做妓女还债,所以我便……经理,你给我一个机会,我还钱给你……」积臣看着亚华边哭边说,想她也不是编故事,公司年夜饭聚餐,员工家属也可出席,积臣见过亚华的母亲和妹妹,她母亲虽年华已四十多,但身材婀娜,胸前一对大乳,虽然包着衣服也感到双峰撩人。

  亚华两姐妹也遗传了她母亲的身材,胸大、腿长、臀圆。

  积臣当日

聘请她除了她的学历外,其中原因都是被她的身材吸引,但亚华不是波大无脑,廿三岁的年纪,做事十分醒目,又快又勤力,积臣本想栽培她为自己左右手。

  「如果你所讲是真的,我可以考虑一下,今晚下班后你留下我再跟你说。不要张扬这事,你是知道的。」「多谢经理!」积臣望着亚华婀娜的背影,沉思着一个计划。

  到了下班时间,亚华坐在积臣面前。

  「我和你妈联络过,问清楚了她的情况,我相信你妈是落入骗子的圈套,目的是你们三母女。谁知你还了钱,他们也奈不了你何,但你现在却为此要背上刑事罪。」亚华两眼通红说:「经理,给我一个机会呀!我还钱给你,扣我薪金,只要给我一个机会……我愿意做任何事……经理……」「你妈也是这样说。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不过有条件,你知你今次盗用公司的款项可不少啊!」亚华低头说:「明白,只要经理肯给我一个机会……我愿意做任何事以偿还债项。」「你先看看这个合约才决定。」积臣递给亚华一纸合约,亚华看了合约的内容,即时呆住了。

  合约这样写道:「我刘亚华因盗用XX公司款项五十万元,现愿意以自己和母亲及妹妹的身体抵押给林积臣先生,由林积臣先生替刘亚华偿还五十万元给XX公司,抵抽为期十二个月。抵押期间,刘亚华和刘亚华母亲郑月娥及刘亚华妹妹刘亚美三人的身体任由林积臣先生全权处置,三人不得异议和反对,期满三人回复自由身。如中途反悔,即以盗用公司款项送官究治。」「这个……」「五十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你们就等如卖给我十二个月吧!放心,我要女人上床,用不着以此迫你们,期间你仍要上班,也有薪金,没有待薄你的,不过你们也要有心理准备,我不是白买的。」亚华望望合约,又望望积臣,她也明白,就算要陪积臣睡,也是他一人,总好过被那些骗子迫她们做妓女。

  「你不用心急,拿合约回去跟母亲和妹妹商量,明天才答覆我。」刘亚华和母亲妹妹倾谈了一个晚上,她们也没有其它办法。

  「都是妈不好,连累你们两姐妹,妈对不起你们……」「妈,不要自责,怪就怪那个兰姨,正一黄皮树了哥,让妈你落套,只是要连累了亚美……」「姐,你不是说你那个经理都不是太坏的人?」「他平时对员工们都不错,所以我们对公司都好有归属感,只是今次……」「亚华,都是妈害了你……」「妈,不要再说了,自从爸爸过身后,我和亚美有今天都是依赖你,你是我们的好妈妈……」亚华和亚美抱着月娥:「妈……」第二天,亚华递回合约给积臣:「你想我们怎样?」积臣看了一看合约,上面三母女已签妥了名:「这十二个月内,你们三母女全搬进到我的住所,你妈也要在这里上班,每月也支点薪金。今天你放假,回去收拾一下,下班后我过来接你,你妈明天上班。」傍晚,积臣接了亚华三母女到他元朗的住所,那是一幢两层高的独立寓所。

  进了屋,有两个女佣走过来,三母女见了不禁哑然,原来这两个女佣身上只穿着一件围裙,除此外,身上再没有其它衣物,换言之,两个女佣脱去围裙便是全裸的。

  「亚华和亚美是同一间房,月娥自己一间房。」积臣指着其中一女佣:「你带她们上房去。」「是,主人。」女佣应道:「三位女士,请跟我来。」三母女跟着女佣上楼,她们跟在女佣后面,很清晰地看见女佣光脱脱的背部和屁股,走上楼梯时屄屄还若隐若现,看得三母女脸也红起来。

  女佣领亚华和亚美进了一间房,再领月娥到另一间房,这是一间套房,她从未住过如此敝大的房间。

  她正在巡视房间的设施,冷不防积臣站在门外:「满意这房间吗?」「满意。不过,林先生,你这……」「叫我积臣好了,明天你要到我们公司上班,亚华告诉你了?」「说了,但我不明白……」「日

后你自然会明白的了。我还要告诉你,在这屋内,女士是不可以穿衣服的,所以一会儿晚膳时,你们不能穿上衣服,你去告诉你的女儿这个规定。」积臣说完便转身离去,没等月娥一脸错愕的看着他。

  定过神来之后,月娥连忙走到女儿的房间,告诉她们积臣的规矩,三母女一时适应不过来,但事到如今,三母女也只由听从积臣的说话。

  这时女佣走来说积臣请她们到饭厅用膳,三母女只好把身上的衣服脱个清光,赤条条的到楼下饭厅去,期间三母女仍用双手遮掩住乳头和下阴。

  三母女来到饭厅,积臣已坐在桌子旁,他也是赤条条的,三母女一时脸红起来。

  「来来来,不要遮掩,你们的身体是我的嘛!亚华你先过来,放开两手,让我看看。」亚华想也没想到要在自己上司面前赤裸无遗,两颊羞红低下头来。

  积臣则看着全裸的亚华,当日

聘请她时已好想一窥她衣下的娇躯,如今就在眼前。

  亚华细腰丰乳,两乳大而挺,粉红乳头,胯下一片茂密,两腿修长,臀圆肉白,积臣叫亚华走近他身,用手抚摸她的肌肤,滑不熘手。

  亚华给积臣上下打量全身,又给他抚摸,搞得她不胜羞愧。

  积臣叫亚华就座,叫亚美上前到他身边。

  亚美今年十九岁,样子清纯可爱,一身娇嫩,两乳不比亚华小,只是乳头较小,腹平坦,胯下也是一片茂密,同样两腿修长,臀圆肉白,摸上手也是轻滑无比。

  亚美从未在男人面前裸露自己的身体,今次给姐姐的上司看过彻底,她的脸红得个苹果。

  积臣叫亚美就座,叫月娥走前。

  月娥虽是年过四十有馀,但仍是一身白肉,两乳硕大,虽微堕,但乳头翘起,腰腹有点丰满,但不失婀娜,胯下一片浓密,与两条白肉长腿形成强烈反差。

  月娥从未裸露过自己的身体给丈夫以外的男子看,今次她给女儿上司这样彻底看光,虽然有点羞愧,但今次是自己嗜赌弄出来的后果,她坦然豁出去,任由积臣看她的裸体,就算给他肏,她也会接受。

  积臣叫月娥坐在他的大腿上,她脸红红地照他的话做,当她坐在积臣的大腿上,她的屁股感受到积臣膨胀的下体。

  这时,积臣竟抚摸她的乳房,她已很久没被男人摸过她的乳房,竟然有点微小的呻吟。

  积臣没有继续,着月娥就座,他们开始用膳。

  四人赤裸地围桌而坐进膳,对三母女来说还是头一趟。

  「以后你们在这屋内,任何时间都不可穿上衣服,要全裸,而我毋须在知会的情况下进入你们的房间,所以你们要有心理准备。月娥,明天你到公司上班要穿我指定的制服,明天早上我会叫女佣送到你房间。」积臣转向亚华:「亚华,明天开始你调为我的私人秘书,以后要穿着我指定的服装上班。至于亚美,你上学可穿回自己的衣服,放假就要穿着我指定的服装。」亚美点点头,她明白积臣就像是她的主人一样,只有服从不可违抗。

  晚饭后,积臣叫三母女一字排开站在客听,他很仔细地看着她们三母女的裸体。

  三母女一边给积臣上下全身打量着,一边也看着赤身的积臣在她们面前,既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也因看到积臣的下体而感到有点难为情。

  积臣把三母女的裸体看够了,才让她们回房休息。

  这晚,亚华和亚美两姐妹第一次一起裸睡,而月娥虽然以前也试过裸睡,但那是和丈夫做爱后,大家赤裸相拥而眠,今次是自己独自裸体而睡。

  想起刚才乳房被积臣抚摸,竟然不自觉地摸起自己的乳房来,渐渐她也沉睡了。

  一宿无话,三母女起床梳洗后便赤身来到饭厅,积臣已在用早餐。

  「早晨,三位美女!」积臣语调轻佻,三母女一时不知如何回应,只诺诺地回个招呼。

  「早餐后我们回公司,我先载亚美到铁路车站,你放学后可在铁路车站转乘接驳车回来。这个是乘车证,一会儿我告诉你那里是转驳车站。」早餐后,三母女回房穿衣。

  月娥已看到一套衣服放在床上,是一件短袖白色衬衫和一条黑色褶裙,当她穿上时,月娥发觉白衬衫颇为紧身,把她的曲线表露无遗,而且领下少了两颗钮扣扣不上,变成露出了乳沟,而下身是低腰迷你裙,裙摆则短到大腿中部以上,迷你裙的斜侧面还要开一道口子。

  月娥穿好后对着镜子,太性感了,白色衬衣好透,迷你裙好短,随时走光,但月娥没有得选择。

  另一边厢,亚美在穿衣,亚华奇怪哪里是积臣指定的服装,他又没有说女佣会送过来。

  这时积臣已走进房内,亚美本能地想叫出来,但想到积臣已说过毋须知会她们便会进入房间,同时自己的裸体已给积臣看光,还怕什么呢?这时积臣带亚华到房间一面的一个衣橱,打开一看,全是性感的衣服,积臣挑了一件吊带连衣裙,「就这件,不要穿内衣裤。」当亚华穿上连衣裙后,她发觉露出了大半乳沟,幸好裙摆不是很短,但也到大腿中部,因裙摆是圆台式,风一吹,裙摆向上扬,裙内风光会乍现,但她也无办法,只有依照积臣的指示去做。

  来到大厅,亚华看到母亲月娥的服装也呆了一呆,她想不到母亲的性感也显出她风韵犹存的一面。

  积臣直视着月娥的一身衣着,令月娥有点不自然,积臣对月娥说:「我忘了告诉你,不可以穿内衣裤。待会在车上把胸围和内裤脱下来,我们出门。」三母女跟着积臣来到车房,亚华坐在积臣旁,月娥和亚美坐后座。

  开车了,积臣说:「公司的人已知道亚华你的调职和月娥的入职,我会向员工介绍月娥为我的特别助理。亚华和月娥在公司不要以母女相称,月娥要听亚华的吩咐,明白吗?」积臣从倒后镜看到月娥的点头。

  亚美在铁路车站下后,自行乘铁路上学,车子便驶向公司。

  车程上,三人没有交谈,亚华内心很紧张,穿着这么性感的衣着回公司,平日

自己都不是这个样子,不知同事怎样看自己?月娥显得很平静,本以为把身体抵押给积臣,会有难以想像的事发生,但出乎意料之外,大家只是赤裸相对,给他摸摸乳房,既然身体都抵押给他了,他要怎样也要接受。

  亚华告诉她,积臣不过三十开来已自己开设公司,而且看来积臣又不是想像中那种令人恶心的人,样子也帅,昨天看他的裸体,健硕均称,抱着他是不是好有安全温暖感呢?『哎呀,自己怎会想这些?』积臣一路开车也没有说话,想起昨晚她们三母女的裸体,内心有种说不出的喜悦感。

  他时不时从倒后镜看月娥,她已脱去胸围内裤,胸前两点透现,再斜望身旁性感的亚华,从他的角度,两点是若隐若现的,积臣脸上泛起丝丝的微笑。

  回到公司,所有人都望着积臣、亚华和月娥。

  「各位同事,今天有位新同事加入我们,她就是月姐,她的职位是我的特别助理。」公司里的人都看着月娥,月娥的一身打扮令所有人都眼盯着她不放。

  大家想不到眼前这位徐娘的身材是如此的曲线玲珑,加上胸前两点若隐若现,短裙下的一双白皙长腿,比年青的少女还要好看。

  月娥鞠躬说:「大家好,请大家多多指教。」由于月娥的衬衣领口有两颗钮扣不上的,她的鞠躬使她的半个乳房漏光在大家眼里。

  「好了,大家继续工作。」积臣指着他门口的桌子说:「亚华,你的桌子在那儿。」大家的目光又转向亚华,亚华的吊带连衣裙不但露出了大半乳沟,更现出凸起的乳头。

  大家的目光令亚华有点难为情,她急步走到座位开始工作,更令她难为情的是,桌子下面是没有隔板的,而她的座位是向着其他同事,当她坐下,裙摆被扯高,一双大腿便暴露在众人眼中,如果她张开腿,连阴毛也会被看到。

  亚华感觉到同事的目光,他们肆意地看她的胸部和大腿,不过他们都没有什么说话,只是平日

跟她有说有笑的女同事都沉默不语。

  她也明白,作为积臣的私人秘书,大家都好像知道那是什么一回事,只有她自己心中明白。

  中午积臣带着亚华外出午膳,却留下月娥和其他同事外出午膳。

  一天下来,月娥已和几位同事开始溷熟,因为月娥不介意他们吃她的豆腐。

  下班,积臣和她们回住所,一回到住所,亚华和月娥便要脱掉所有衣服,女佣自会拿去清洗。

  如昨天一样,积臣和三母女一丝不挂的用晚膳,之后,三母女要一字排开,积臣像欣赏画像一样把三母女的裸体细意观赏,并时不时抚摸她们的肌肤,积臣特别喜欢摸弄月娥的大乳房。

  他看够了才让三母女回房。

  接下来半个月,每天都一样,三母女赤身吃过早餐后便穿衣跟积臣出门,月娥每天都是穿着同一款式的衣着,而亚华,积臣每天都会指定衣服给她穿,但全都是低胸短裙之类的性感衣着。

  这半个月来,天天如是,三母女已习惯在屋内全裸,也习惯给积臣观赏和抚摸她们的裸体。

  而周末周日

,积臣都没有外出,三母女也是留在屋内,自由打发时间,而积臣也没有打扰她们,只偶然走进她们的房间看看她们,她们也都习惯了,因为大家都是赤裸相对,没有什么避忌。

  月娥在这半个月来,和公司几乎全部同事都溷熟了,男的固然喜欢她,可以吃她豆腐;女的对于月娥这个徐娘根本不放在眼内,所以对月娥也不避忌。

  最惨是亚华,同事的目光都落在她性感的衣着上、她暴露的身体上,但所有同事对她都避忌三分。

  每天积臣都和亚华外出午膳,起初两人没有太多话儿,半个月来,二人话题渐多。

  可能由于共同住在一起,又一起工作的关系,而每次外出午膳,亚华的性感衣着总会引起途人的目光,亚华由不自然逐渐变成习惯了。

  一天,月娥不知何故工作上犯了点疏忽,积臣很火大,竟要处罚月娥,而处罚的方式令亚华意想不到。


  (二)

  「你这个疏忽令公司蒙受很大的损失,你知道吗?」月娥望着积臣冷冰冰的脸色,都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怪自己。

  来到公司半个多月,和那几个小伙子溷得有点熟,那几个小伙子又时时哄她,她给他们哄得心花怒放,工作上开始有点不在心。

  亚华也看到母亲近日

的工作有点异样,一晚她们回房时,亚华特意走到母亲房间,母女二人直接互相望着对方。

  虽然半个月来,母女二人都习惯了全裸在屋内,但二人这样直接互相看着对方,还是头一趟,突然大家好像有点不自然。

  月娥始终是老经验:「有事跟我说吗?」亚华把自己的感觉都告诉母亲,叫她工作要留心,犯了错,积臣可很凶的。

  月娥叫亚华放心,她自有分数。

  谁知话刚落,月娥便闯了祸。

  月娥垂下头来,不敢正视积臣:「积臣先生,我……」「我要罚你,今天下午你要全裸在公司工作直到下班。」月娥一听之下整个人呆了,在积臣家中全裸,那是在私人空间,虽然在办公室穿着那么性感的衣着上班,她也知道会时不时走光,但身上还是有衣服啊,而现在要在办公室内全裸,呀,很羞啊!积臣没等月娥有什么反应,已拿起电话:

  「亚华,你进来我办公室。」亚华来到积臣办公室,积臣说:「月娥在工作上出了错,现在我罚她今天下午全裸在公司工作,一会儿你带她出去,当众宣布,并替她脱去衣服,衣服由你保管,没有我的指示不准穿回。」亚华听到积臣这个决定也吓了一跳,她们母女三人在积臣家里全裸那是私人地方,可现在这里是办公室啊!还要自己亲手脱去母亲的衣服,让公司里的人看光母亲的裸体,这个……积臣已站起来命令亚华道:「亚华,带月娥出去!」亚华只好无奈地挽着月娥的手臂走出积臣的办公室。

  来到门外,亚华环顾四周,只见同事们都看着积臣办公室的门口,鸦雀无声,亚华回头看看站在门口的积臣,他用眼神示意她要开始了。

  亚华看看自己的母亲,再看看各人的脸,她说:「各位同事,由于月姐犯了错,要接受惩罚,今天整个下午,她要……要……全裸工作。」大家听到亚华的宣布都面面相觑,一脸不相信又期待的样子,大家都望着月娥。

  亚华转身面对自己的母亲,双眼轻泛泪光,月娥用嘴形叫女儿忍着,并示意脱她的衣服。

  亚华解开月娥衬衣的钮扣,把她的衬衣脱了下来,由于月娥是没有穿胸围的,她的一对雪白的豪乳便尽现人前,月娥的脸已红了大半,她不敢向前直望。

  亚华再解开月娥迷你裙的扣子,接着蹲下把月娥的裙子褪到脚踝,月娥把脚踏出裙子。

  月娥除了脚上一对鞋子外,全身便是一丝不挂了,在同事面前完全脱光,她感到很羞怯,很自然地用手捂住阴户,另一手遮掩着两个乳头。

  「放开手!把手放背后。」积臣命令她,月娥只好把放到背后,让自己的乳头和毛茸茸的阴毛完全暴露在众人眼底,各人也肆意地打量她无遮无掩的裸体,月娥羞得低下头不敢看众人。

  亚华这时已拿着月娥的衣服返回自己的座位去,看着全裸的母亲任由同事的视奸,她内心也感到几分的羞涩愧。

  积臣走到月娥身边:「希望各位同事用心工作,公司赚了,不会亏待各位,但做错了,令公司蒙受损失,月姐就是样版。好了,大家继续工作吧!」积臣说完便返回自己的办公室去。

  其他同事听了积臣的话都打醒十二个精神,特别是女同事,看着月娥的裸体,内心感到一阵炽热,脸上泛红。

  整个下午月娥赤身裸体在办公室内工作,她的工作要时不时离开座位走到其他同事的座位,因而她的裸体便给同事们近距离地观看,不知怎的,那种被视奸的目光,令月娥内心感到一阵阵的炽热。

  起初大伙儿看着月娥的裸体都有点不好意思,但月娥时不时来到自己的座位交收文件,月娥两个雪白的奶子、两颗凸起的乳头、胯下毛茸茸的阴毛,完全近距离地无遮无掩地呈现眼前。

  时间过久了,大家也就直视月娥的裸体,接近下班的时间,大家已不当月娥的裸体是一回事了。

  下班时间过了,所有的同事都走了,积臣还在办公室内,亚华和月娥当然未能离开。

  待到积臣从办公室出来,亚华望望积臣,希望他有指示可以把衣服给母亲穿回。

  积臣来到亚华的办公桌,冷冷的说:「你把月娥的衣服带回去给女佣清洗,月娥裸着身子跟我回去。」月娥一听脸上更红,要全裸离开办公室走到停车场,会给警卫和这幢大厦其他上班的人看到自己的裸体,那岂不是羞死了?月娥全裸的跟着积臣离开办公室,他们乘升降机到停车场,幸好升降机内没有人。

  来到停车场,远远看到有人取车子,他们瞥见有裸女也都望过来,月娥羞得只低着头,不敢看前方。

  沿途回去,有车辆经过都会望向车厢内的赤裸月娥,月娥全程低下头不敢望出车外。

  亚华坐在积臣旁,偷偷望望积臣,看见他脸无悦色,相信母亲犯下的疏忽,积臣还未弄妥。

  吃饭时积臣一言不发,平时积臣都会有说话的,月娥心知不妙,亚华和亚美更不敢多问。

  饭后,积臣也不如以前那样要三母女一字排开给他欣赏三母女的裸体,他叫亚华和亚美先回房,月娥则随他到书房去。

  月娥来到积臣的书房,积臣指示她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月娥坐下,她胸前两个乳房直刺刺地对着积臣的眼前。

  「今次你犯下的错误……唉……」「积臣先生,我知道我犯下错误令公司蒙受损失,我愿意做任何事来抵偿,我的身体已是你的,你要我怎样做我就怎样做。」说完,月娥低下头不敢望着积臣。

  积臣说:「你抬起头来望着我。」月娥抬起头望着积臣,积臣看着这位四十多的中年妇人,一张俏丽而带点成熟的脸庞,身段仍是那么丰满婀娜,绝不逊色于她的两个女儿。

  月娥的裸体给积臣看过不知多少遍了,但给他如此直刺刺地望着自己,望得月娥有点不自然。

  积臣说:「那个客户一早已看上你,今次的疏忽给了他有个藉口,我本不想你这样做,而且我又不知道你……」月娥明白弦外之音:「不要紧的,积臣先生,今晚你就看我行不行吧!」月娥一早已把自己豁出去,所以说完便起身走到积臣身旁,一口就含着他的下体吞吐。

  不久,积臣下体暴涨,他让月娥翻身伏在桌上,从背后插入月娥的阴道抽送,同时两手摸玩着月娥摇晃的大乳房,月娥被积臣抽插得淫叫连连。

  二人在桌上、地上、椅上交战缠绵,最后积臣要爆发了,他想抽出来,月娥抱着积臣的背说:「射进来吧,我的身体是你的,你射进来吧!」随即便感到一阵烫热,她的高潮也来了。

  自从丈夫过身之后,月娥很久没有再做爱了,今日

的激情,再度撩惹起月娥内心的性慾。

  月娥依偎在积臣赤裸的胸膛里,赤裸的身躯给樍抱着,月娥想日

后的日

子要好好享受男人的爱慾,两人温存了好一会儿才起来。

  该晚,月娥就在积臣的卧室过夜,那个晚上,两人又交战了好几个回合,直到大家感到满足才互相抱着睡去。

  当月娥醒来时,积臣已起床,她返回自己的房间梳洗,便赤身到楼下饭厅用早餐,两个女儿已在,但未见积臣。

  亚华看见母亲一脸春风,好生奇怪,便问:「昨晚积臣跟你说了什么?怎不见你来跟我说?」月娥一脸红霞,但不想女儿知道昨晚和积臣发生的事,便道:「我已向积臣说我愿意赔偿公司的损失。」亚华吃了一惊:「怎么赔?」月娥笑笑说:「不用担心,我会搞定的。」这时积臣来到,他手上拿着一件衣服说:「月娥,你今天就穿这件衣服上班吧!」月娥一看,是一件黑色蝉薄透明纱裙,穿上了有如没穿一样,因为乳房和阴毛是完全可以看见的。

  月娥明白积臣的用意,昨晚他已告诉她他要怎样做了,既然身体都给了他,也就任由他摆布。

  早餐后,四人如常的穿衣上车,亚美在铁路车站下车。

  回到公司,由于昨天月娥下午时段是全裸工作,大家都看过她的裸体,所以今天大家看到月娥的透视新装都不感到惊奇。

  今天月娥穿着透明装也不好外出午膳,办公室几个小伙子都向月娥大献殷勤,又帮她叫外卖又围哄着她一起用膳,不外乎想大吃眼睛冰淇淋。

  今天积臣没有外出午膳,叫了外卖,他一个人在自己的办公室,这使得亚华有机会跟其他女同事一起外出午膳。

  她们本来十分妒忌亚华,但见积臣对亚华的态度,她们也推断一二,巴结亚华也来不及,无谓和自己的饭碗作对,也希望在亚华身上探得大老板的一二也好。

  到了下班时间,积臣带着亚华和月娥准时离开公司。

  回到大屋,积臣对亚华说:「今晚你和亚美自己吃晚饭,我要和月娥出去。

  」然后又对月娥说:「你到亚华房间挑一件衣服穿,亚华会你告诉房间的衣橱,半小时后到楼下来,跟我一起外出。」亚华便和月娥到房间去,亚华问月娥:「究竟是什么一回事?」月娥简略地说要去应酬那个客户,亚华从母亲的眼神也猜到是什么一回事。

  亚华问:「为什么他要这样做?」月娥说:「不要怪他,他不想的,你不见他昨天没有说话吗?是我自己愿意的,我犯错了,我自己来承担,我不想再连累人,我已对不起你和亚美,都是我不好……」亚华抱着月娥说:「妈,不要说了,快点穿衣吧,他在等着呢!」月娥看着满柜的性感衣着,她挑了一件露肩低胸的连身长裙,但裙两侧开有一个及腰高叉,把整条大腿暴露出来,既性感又高贵。

  月娥穿好来到大厅,积臣看到月娥的一身打扮也不禁叫了一声。

  亚华目送母亲和积臣离开大屋,内心有点担心,这时亚美来到问她,她望着赤裸的妹妹,也不知如何回答。

  这时身上只穿着围裙的女佣请她两姐妹到饭厅用膳,两姐妹如常地到饭厅去。

  积臣带着月娥来到一间五星级酒店的牛扒房,来到厢房,那位客户廖先生已在等候,月娥在公司见过他好几次了。

  他看见月娥的性感打扮都不禁赞美月娥一番,令月娥也感到飘飘然,想不到自己还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膳后,一行三人便到酒店的一房间去,月娥当然知道是什么一回事。

  到了房间,积臣陪他喝了一会酒便告辞离开。

  积臣回到住宅,他在吧柜喝起酒来。

  亚华因挂念母亲,听到积臣回来,便走到楼下来,看见积臣一人在喝酒,她不敢打扰他,转身想离开,谁知不小心触碰到东西。

  积臣发觉有声响:「谁?」亚华只好回答:「是我。」积臣看见是亚华,向她招手:「来,陪我喝杯酒。」亚华走到吧柜,在积臣身旁坐下,积臣递给她一杯酒,再举起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我不想这样的,但公司又不能失去这个客户……」「妈已告诉我了,我只是担心妈她……」「这个你不用担心,保罗都是个斯文人,只不过我不喜欢被人乘人之危。」亚华看着积臣一脸无奈,不知再说什么好,而积臣也看着亚华,二人四目交投,二人内心都有一种电流的冲动……月娥看着积臣离开关上房门,房内只剩下廖先生及自己,月娥只坐在床沿,低下头。

  廖先生坐在月娥身旁:「阿月,我这样叫你好吗?」月娥说:「随便你喜欢,廖先生。」「不要那么生碍,叫我保罗,不如你先到浴室洗澡吧!」月娥点点头便起身到浴室去,脱下衣服,走到淋浴间,不久,浴室充满着水蒸气。

  突然月娥感到有人走进来。

  「不用怕,是我,我们来个热身。」月娥心想今晚横竖都是要给他的了,也就随他怎样做也好。

  保罗走进来,伸手便摸着月娥的乳房,月娥感到他一双手很温柔的抚摸着,他的手又慢慢地摸到腰、臀、大腿、小腿,然后又回到两腿之间,手指在阴毛丛中拨来摸去,突然一根手指插入月娥的阴道,月娥「呀」叫了一声。

  保罗一手抚弄月娥的乳房,一手指奸着月娥的阴道,月娥被弄得开始微微呻吟,保罗又乘机亲月娥的嘴,二人狂烈地吻着。

  两人没理会身上还是湿的,一边吻着一边搂抱着走出浴室来到床上。

  保罗进入月娥的身体,月娥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她随着保罗的抽插扭动腰臀,二人像水一样融合在一起。

  一番缠绵激战,高潮过后,保罗仍拥着赤裸的月娥,一只手还在月娥的裸体上轻轻的游移着。

  「你愿意做我的女友吗?」保罗突如其来的问题令月娥几乎不知所措:「为什么?」「我第一次看到你已喜欢上你,我问过积臣,他说你是他女友亚华的母亲,所以我不敢向你表示。我不是一个乘人之危的人,但我太喜欢你了,所以才向积臣提出今次的要求,让我可以一亲香泽。」月娥一边听着保罗的话,一边望着面前的裸男,他也不赖,刚才也能满足到她,只是目前自己的身体由不得自己作主,而且她也不想只给一个男人缚着啊!

  「让我考虑一下吧,而且我怕你未必接受到我呢!」「不会,只要你肯做我女友,我什么都不怕。」「真的?」月娥用手捋着保罗的下体,很快二人又再交缠在一起。

  保罗躺着,月娥在上,保罗两手不断把玩着月娥的一对大奶子,慾火的炽热烧遍全身,月娥一边上下挪动,一边发出淫荡的叫声……一觉醒来,亚华见身边已是空着,积臣早已起床。

  亚华用手抚摸仍微暖的被褥,想起昨晚的温存,自己也不明所以。

  二人四目交投,两唇紧接,亚华已是一度迷惘。

  积臣一边吻着亚华,一边一双手在亚华赤裸的身上游移,亚华感到快感充满全身,春情荡漾。

  两人就在吧台上结合,亚华迎合着积臣的冲刺……良久,二人喘着气互相搂抱着。

  过了好一会儿,积臣牵着亚华的手走向他的房间去,在床上,积臣又再次温柔地爱抚亚华的赤裸胴体,亚华双目迷蒙,放软身体,任由积臣对自己赤裸娇躯的爱抚和吻啜。

  亚华享受着被抚摸的快感,慢慢地她发出来自慾火的呻吟,她需要坚实的充满,她要求积臣的进入,她扭动腰肢抬起屁股配合着积臣的冲击。

  积臣强烈的冲击使亚华高潮迭起、欲醉欲死,她抓着积臣的背淫叫……亚华不再想太多,她起床梳洗沐浴,到楼下饭厅去。

  妹妹亚美看见姐姐亚华,便问道:「姐,你昨晚没回房啊?」亚华脸上一阵红晕,也只好如实告诉亚美。

  亚美听了后,内心竟泛起一丝丝的妒意,自己也不知何故。

  就在这时,积臣已和月娥回来。

  积臣对亚华说:「今天午间我有牌局,到时你来陪我一起。」亚华应诺后便和母亲妹妹到泳池边去,母女三人一边裸泳,一边聊天。

  牌局在楼下的休闲室进行,亚华穿了一件露肩低胸长裙,既性感又高贵,裙两边还开有高叉,把亚华一双美腿表露无遗。

  当积臣向众人介绍亚华是他的女友时,亚华暗自吃了一惊,她何时变成了积臣的女友?众人都赞赏亚华的美艳,令亚华有点飘飘然的感觉。

  牌局结束,亚华回房脱下衣裙,这时候月娥走来向亚华说:「我们给积臣骗了。」亚华错愕:「什么意思?」月娥说:「刚才我到厨房取东西,我看见你们牌局的客人离去,当中有一名女子,就是骗我的那名女子,原来积臣是他们一党的,我们给骗了也不知!」「是哪位女子?」「就是穿黄绿碎花连身裙的那名女子!」「呵,妈你误会了,那女子是积臣朋友的朋友,积臣也是今天才认识的。」「那是怎么一回事?」「积臣和朋友每星期都有牌局,今天轮到来积臣家中,他的朋友马丁带了一个新朋友来,连积臣自己也不知道呢!」「原来是这样!」「妈,你肯定是她?」「她化了灰我也认得!起初她表现得很好人,到后来要我还钱时,她的脸色可真讨厌,尤其说到没钱还时要我三母女做妓女还钱的嘴脸,简直……大家都是女人……」月娥说得气愤也说不下去。

  亚华上前抱着月娥:「妈,我们要教训一下这个女人,明天我们去找积臣,看看他有没有办法。」第二天早餐后,母女二人去找积臣,月娥向积臣说出那女子就是骗她的人,亚华希望积臣可以帮她们出口气。

  「唔,我对这对男女也有疑心,那男的明明可以赢的,却故意输给大卫,经你们这样一说,我倒要查查。这样吧,我要点时间,晚饭后你们来我房,我看可以怎样做。」晚饭后,母女二人在积臣房间,积臣说:「我查过了,男的叫大卫,女的叫仙蒂,两人都是骗徒,有钱就骗钱,无钱就逼良为娼,这种人非要教训不可,不过……」亚华迫不及待地问:「有问题吗?」「问题是你们可能也要参与其中。」月娥说:「没问题,你要我们做什么都可以,只要出回这口气,把那个女人整治一番便可了,我们什么都愿意做,而且我们的身体都押了给你呢!」「那么我就安排一下。」这时月娥在亚华耳边说了些话,亚华一脸红晖。

  月娥走到积臣身旁,在积臣耳边说:「今晚我们母女二人服待你好吗?」月娥说完向亚华招手,亚华来到积臣另一身旁,母女二人用赤裸的乳房挤向积臣的脸颊……


  (三)

  自从积臣答应帮月娥报仇后,月娥对积臣真个千依百顺,连对保罗也若即若离。

  月娥也曾问积臣为何对保罗说她是他女友之母,积臣只是支吾以对,月娥心里明白,也不再问下去。

  积臣为了安排替月娥报仇之事,叫月娥暂且不用回公司,在家里勤加练习牌局,刚好亚美的大学已近学期末,考过试和交上Paper后,基本上都不用回大学,于是亚美也留在家中和月娥一起操练。

  现在积臣每晚用膳后都会如前一样叫她们三母女一字排开,欣赏三母女的裸体,或抚摸她们的肌肤。

  由于积臣与月娥和亚华已有过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也曾和两母女一起3P过,因而积臣也不避讳叫亚华到他房间去陪他,只是亚华有时不想太冷落亚美便表示不想,积臣也不会勉强亚华,这时月娥便会自动替补亚华。

  亚美知道姐姐和母亲与积臣的事,她看在眼里,但不知为何心里总有点不是味儿,自己的身体都给积臣看过摸过,就是没有那一点点,有次积臣在她的阴户旁磨蹭,她的心刚冲起了些电流感,但积臣的手已挪开了,自己感到好像有点失落。

  有时候亚华到了积臣那儿去,亚美自己一人在床上辗转反侧,想着姐姐和积臣……唉,难道自己也想……这晚月娥应了保罗的约会出去了,亚华因生理有点不舒服要早点休息,所以晚饭后,积臣自己回房去了。

  亚美心里觉得有点不是,母亲赴约,姐姐身体不舒服,还有我亚美呀,晚饭后为什么积臣不像往时一样做呢?亚美来到积臣房门口,房门虚掩着,从门隙亚美看到积臣坐在椅上背着门对着窗户,亚美轻轻推开房门,蹑手蹑脚走进房来。

  「是亚美吗?」亚美冷不防积臣竟然知道是她,便嚅嚅说:「是我。」「你过来。」亚美走到积臣面前,自觉地把手放在背后,亚美已习惯了面对积臣要三点毕露,让自己的乳房和阴毛可以展现出来,让他视奸自己的裸体。

  积臣问:「有话想说?」亚美点点头。

  「说吧!」「是不是我不及母亲和姐姐?」「不是。」「那你今晚晚饭后……为什么……不看我?」亚美说完脸红低下头,她也不知自己为何会这样说。

  积臣笑了笑,说:「我想你也知道我和月娥及亚华的事?」亚美点点头。

  「所以我不想伤害你。」「那你讨厌我?」「不是啊!」「你只是和妈及姐好,不想和我好,不是讨厌我是什么?」亚美说完竟呜咽起来,积臣给亚美的举动吓了一惊,连忙上前抱着她说:「傻女,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亚美两手揽着积臣的脖子,用嘴唇封着积臣的嘴,用自己双乳贴紧积臣的胸膛,亚美狂热的举动令积臣两手不自觉在亚美赤裸的背臀游移……热烈的吻使二人再不能自禁,积臣的手在亚美的阴户上撩拨,亚美张开两腿好让积臣的手可以肆意玩弄她的阴户……最后两人倒在床上,亚美放软了身子,任由积臣吻遍她赤裸的娇躯,她闭目享受着积臣的抚摸。

  突然亚美感到阴道被胀满,她不由自主地「呀」的叫了一声:「痛……」「你还是……」亚美点点头。

  积臣便放轻点力,慢慢的、一点点的进入。

  亚美感到的痛楚好像电流一样冲击她的心坎,但她感到需要……她发出呻吟,竟不自觉的提起屁股,好让积臣能深深的插入,痛楚变成快感令她有如登仙一样……当积臣喷射时,亚美也得到高潮,她抱着积臣的背长叫一声,便颓然倒在积臣的怀里,她感到很满足。

  那晚亚美让积臣再进入她的身体,今次她已略懂配合着积臣的进攻而摆动屁股,无法形容的快感令亚美再次有如进入天堂的感觉……亚美醒来时,积臣已起床离开卧室了,亚美便下床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她刚洗好浴,赤身走出浴室,看见亚华已醒来起床。

  「亚美,昨晚你在他那儿?」亚美笑笑点点头。

  「他要你……」「不,是我自愿的。」「你不必这样做……」「姐,我……他跟你好,我也好想和他……我不知道……姐,对不起……」亚华上前抱着亚美,说:「唉,傻妹,可能是我们欠了他吧!」两个赤裸的身体互相抱拥在一起,两对乳房紧贴着,感觉彼此的呼吸,最后大家都笑了起来,亚美还在亚华光滑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有人说,女人和男人有了性爱之后,女人除了特别容光焕发之外,更加诱发出女人的放荡淫慾。

  自此之后,积臣再不必在晚饭后如命令式地要三母女一字排开让他赏玩她们的裸体,他随时可以摸玩她们的裸体,三母女都乐意自如地任由积臣摸玩。

  亚美差不多每晚都要缠着积臣,但积臣总要亚华陪他,于是常是两姐妺陪伴积臣玩乐;有时月娥没有赴保罗的约会,三母女便一起和积臣玩,个多月下来,三母女已渐被积臣调教得贴贴服服。

  月娥和亚美的牌局已操练得很熟练,而牌局之约也到了,这晚三母女换上不同的服装,月娥和亚美穿白衬衣黑短裙,亚华穿了一条露背深V贴身短裙,乳沟全现和露出大半个乳房,而美白的大腿更完全暴露着。

  三母女和积臣驾车来到一所CountyClub,他们进入VIP房,积臣拿出面罩叫月娥和亚美戴上。

  一会儿后,积臣的朋友维克到来了,亚华在上次牌局已见过他,他和太太丽塔一起来,亚华第一次见她。

  丽塔容貌标致,身材惹火,她穿了一条贴身长裙,像似密实,但在强光照映下则十分透视,由于贴身关系,她是没有穿胸罩和内裤的。

  丽塔一见积臣便和他拥抱,二人状甚老友,积臣介绍亚华给丽塔认识。

  「哎呀,刘小姐人又斯文,样子又漂亮,积臣你去哪里找得个如此佳人?」「叫我亚华好了。我哪里及得你那么美丽动人!」「积臣你死好命,人已经这么美,口还那么甜。」这时积臣的朋友马丁及她太太丽莎和大卫、仙蒂也来到。

  亚华已见过马丁和丽莎,今次丽莎穿了一条四方领的连身短裙,颈项戴了一条珍珠链,显得高贵大方。

  丽莎见到亚华,便上前和她打招呼,而她和丽塔也很熟络的。

  马丁介绍丽塔给仙蒂,仙蒂今晚穿了一条连身长裙,裙两边各开有至腰的高叉,美白的长腿完全露出。

  积臣说:「人到齐了,我们开始吧!」于是各人抽签号按位入座,首先是维克、接着是积臣,然后是大卫,最后是马丁。

  各人坐好后,积臣拿出一张银行收据给女侍:「这是五十万存款收据,已存入贵会所。」女侍接过收据说:「好的,林先生,五十万筹码马上送来。」维克和马丁也把银行存款收据交给女侍,马丁用眼神提示大卫,大卫连忙拿出收据来交给女侍。

  五十万对大卫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他为了今次的赌局,欠下不少债,但他心想只要今次赢了,便可连本带利讨回来。

  这时女侍拿了各人的筹码来给各人,积臣说:「今次Dealer不用会所的,用新人,有没有意见?」维克和马丁没意见,大卫心想不用会所的老手也好啊,便表示同意。

  积臣向阿美招手:「阿May,你过来。」阿美战战兢兢来到桌边,积臣用眼色示意阿美,阿美会意,她向各人鞠躬,说:「我叫阿May,为表示公正,我会全裸做我的工作。」阿美说完便把白衬衣黑短裙脱去,她没有穿胸罩内裤,脱去衣裙后便是全裸的了,她还在众人面前转身一圈,以示清白。

  阿美从未在陌生人面前三点毕露,现在全身裸露无遗,面具下的脸红透了,幸好有面具,没有人看到她羞红的脸。

  大卫也想不到全裸Dealer,只见她一身娇嫩,两乳丰满,乳头纤小,腹部平坦,胯下一片茂密,两腿修长,臀圆肉白,看得人也有几分晕眩,他要摄好心神了。

  牌局开始了,他们玩的是五张换扑克,这种玩法看似容易,要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则要下许多苦功。

  开始时大家有输有赢,接下来大卫比较赢得多,而维克则输了很多,他的筹码所馀无几。

  这手在大盲注时马丁和积臣盖牌,换牌后维克把所馀的等码全押出去,大卫跟注并加注。

  维克笑笑说:「我跟,我以丽塔做抵押。」丽塔听见维克用她做押便说:「你好坏,又用人家来做押。」丽塔说完把身上的衣裙脱下来,丽塔脱下衣裙便是全裸的,她果然没有穿内衣裤,丽塔一身白肉匀称,两乳丰硕,乳头娇艳,腿腴臀圆,下身原来是天生无毛的。

  大卫看着一丝不挂的丽塔,真个全身白肉「无毛」,两个乳头直翘翘,一道白屄亮光光,看得下体少不免有些反应。

  马丁说:「丽塔的身材仍然那么标致!」丽莎说:「哼,总是人家老婆好!」马丁连忙说:「你当然也不差啊,要不要给大家评评?」丽莎说:「你坏……」这时维克把丽塔的衣裙放上彩池,说:「衣裙代表我把丽塔押上,如果我输了,丽塔就是你的,你要对她怎样都可以。开牌。」大卫笑笑开牌,四条K加一只A,其他人一看也为之讶然,大家望着维克,只见维克从容开牌,大家一看,不禁发出「啊」的一声来,维克的牌是?Q?J?10?9?8同花顺。

  维克抱着赤裸的丽塔说:「我怎舍得把你输掉啊!」说完在丽塔的乳头上啜起来,丽塔推开维克说:「嗯,不好,他人看着不好呀……」大家看到他们的举止也都笑了起来。

  维克虽然没有输掉丽塔,但丽塔也不能穿回衣服,仍要全裸在场。

  后来维克输多了便退出,他一边观战一边摸玩着丽塔赤裸的身体。

  这手,大卫盖牌,只馀下积臣和马丁对决,这时马丁押下全部筹码,并说:

  「我加注五十万,以丽莎抵押。」丽莎说:「你又坏了……」但丽莎说完把连衣裙脱下,原来她也没有穿内衣裤。

  脱下连衣裙后,除了颈项的一条珍珠链,身上便无寸缕了。

  丽莎的身材曲突有致,乳房饱满,腿长腰细,阴毛黑压,与一身白肉相映照,看得人心神出窍。

  积臣说:「好,我跟。」马丁把丽莎的衣裙放上彩池,说:「开牌。」马丁是K俘虏,而积臣是J俘虏,马丁险胜。

  丽莎说:「你差点把人家输了。」积臣笑笑说:「想摸摸丽莎也不行了!」丽莎对积臣嫣然一笑,说:「不是给你们看光了吗?」丽莎同样也不能穿回衣服,要全裸在场。

  马丁把几个筹码丢给全裸的阿美,说:「换Dealer。」阿美接过了筹码,说:「谢谢马丁先生。」她便退下场。

  积臣向月娥招手并向她示眼色,月娥会意地先把白衬衣黑短裙脱去,全裸的走过来赌桌。

  月娥因曾经在公司裸露过,今次在陌生人面前全裸,感觉已自如得多了。

  大卫看着这位全裸Dealer,一身白肉,两乳硕大,虽微堕,但乳头翘起,腰腹有点丰满,但不失婀娜,胯下一片浓密黑茸,与两条白肉长腿相衬映,看上去是熟女身材,却也甚诱人。

  月娥来到赌桌,向众人转身一圈,展示她赤裸无遗的身躯,然后开始她的工作。

  马丁说:「积臣,你的Dealer都那么正,以后要到你那里玩牌了。」再接下来几手,马丁连连败北,便也退出,他也是一边观战、一边摸玩着丽莎赤裸的身体。

  现在只馀下大卫和积臣对局,过了几手,大卫和积臣的注码不相伯仲,大卫心中计算,下一手拿到好牌,非要狠注不可了。

  这手大卫果然拿了一手好牌,下大盲注时,大卫和积臣都押下全部注码,气氛相当紧张。

  这时积臣转头叫亚华拿饮品给他,一不少心积臣露了两张牌出来,给仙蒂瞥见,而积臣好像没有察觉到。

  仙蒂连忙把嘴凑到大卫耳边,只见大卫点点头。

  亚华把饮品拿给积臣,积臣喝了一口,看看大卫,又看看自己的牌,他要换三张牌,他看着月娥,摸一摸自己下巴,月娥笑笑发他三张牌。

  大卫不换牌,积臣换过牌后加注,他说:「我押上亚华。」大卫看着积臣所换的不是仙蒂所瞥见到的牌,他心想,积臣就是换来三张好牌,最大不过三条,就算是同花,嘿嘿,他的阶砖怎大得自己的黑桃?他望望仙蒂,大家都明白押上自己女人是什么意思了,仙蒂点点头,于是大卫笑笑,说:

  「好,我也押上仙蒂。」大家都望着亚华,亚华也只好依照规矩把露背深V贴身短裙脱下,她也是没有穿内衣裤,脱下连身裙,亚华便是一丝不挂了。

  大家看到亚华的裸体都「啊」了一声,亚华细腰丰乳,两乳大而挺,粉红乳头,胯下一片茂密,两腿修长,臀圆肉白,看得人眼也瞪直了。

  亚华三点毕露在众人面前,羞得低下头来不敢正视他人。

  然后是仙蒂,她褪下连身长裙,露出两个白白饱满的乳房,乳晕较大,乳头较深色,却别有引人之处。

  接着仙蒂脱掉她的T-Back,两腿修长匀白,臀高圆厚,阴毛不多不少,刚刚覆盖阴阜,仙蒂的一身白肉,婀娜的身材,显发出的是少妇的诱人风韵。

  仙蒂全裸面对着众人,虽然在场除女侍外,其他的女士已脱清光,她还是羞得满脸通红低下头来。

  这时积臣和大卫把自己女人的衣裙放到彩池上,是开牌的时候,大家视线从两位美美的裸女身上转移到赌桌上。

  大卫开牌,他拿的是?K?J?8?4?3,大家看到都静下来望着积臣,积臣不慌不忙地开牌,大家一看,不禁「呀」一声叫了出来,他拿的是?A?2?3?4?5。

  大卫颓然坐在椅上不知所措,输掉了仙蒂,输掉了五十万,怎样还债啊?仙蒂更是呆在当场,不知如何是好。

  月娥看着这一幕,内心凉快,众人不悉月娥面具下的笑容是多么的灿烂!这时维克走到大卫身旁,递给他一张纸,大卫一看,脸如死灰,他望望仙蒂,仙蒂连忙拿过来看,她一看差点昏了。

  上面写着:「我王大卫自愿将温仙蒂抵押给林积臣以抵偿五十万元债项直至王大卫还清债项为止,抵押期间,温仙蒂的身体任由林积臣先生全权处置,温仙蒂不得异议和反对,王大卫也无权过问。即年即日

即时生效。」维克说:「签名打指模吧!」大卫看着仙蒂,又看看维克,维克的手按在他肩膀上,他感到全身酸软,只好照做。

  大卫签过名打过指模后,维克示意女侍,女侍在门外招呼两名大汉进来,把王大卫押了出去。

  仙蒂看着大卫被押出去,欲哭无泪。

  积臣在维克和马丁耳边不知说什么,二人只点点头,这时丽塔和丽莎已穿回衣服,分别挽着维克和马丁手臂离去了。

  亚华、月娥和亚美因未得积臣示意,三人仍是全裸,积臣对她们三母女说:

  「你们也穿回衣服吧!」积臣拿起仙蒂的衣裙,仙蒂望着积臣,以为是积臣把衣服给自己,谁知积臣拿给月娥:「你留着它吧,她用不着了。」月娥当然欢喜地拿着仙蒂的衣服。

  积臣转而向仙蒂说:「你不用穿衣服了,以后你是全裸跟着我的了。」仙蒂听了,呆呆的望着积臣,不懂回应。

  这时月娥和亚美已穿好衣服,二人左右挟持着赤裸的仙蒂,亚华则挽着积臣的手臂,众人一起离开VIP房,前往停车场的路上,其他的人都望着全裸的仙蒂,仙蒂感到好生羞愧,只低着头不敢望人。

  一路上,月娥和亚美还是戴着面罩,仙蒂仍不知月娥和亚美是什么人。


  (四)

  车子来到住所,积臣对亚华三母女说:「你们先下车回到屋内,洗过澡后来我书房。」亚华三母女便下车走进屋内。

  积臣等待亚华三母女完全进到屋内,他才下车走到后座打开车门:「你下车随我来。」全裸的仙蒂无奈地下车随着积臣走进屋内,一踏进大门内,全裸的仙蒂看到两名三点毕露的裸女站在门旁。积臣说:「艾美和丽丝是我家的女佣,这是仙蒂,今晚就交由你们『招呼』她。」两名裸体女佣笑笑说:「是,积臣先生。」积臣又在两名裸体女佣的耳边说了一些话,之后她们便领着全裸的仙蒂到她们的房间去。

  积臣回到自己房间,他洗过澡便赤身来到书房,亚华三母女已在等候,三母女如常一丝不挂的站立着。

  积臣把三母女赤裸的身体打量了一会儿后便着三人坐下,他从抽屉取出一份文件来:「这是你们的合约,今晚我已取回亚华挪用的公款,合约也就完结了,你们可以回复自由身,明天你们可以回去了。」全裸的三母女听了积臣的说话,一时呆了下来。

  亚美突然哭了,两个赤裸的乳房抖动着:「鸣鸣……你有了那个女人……你不要我们了……」积臣对亚美的反应一时也措手不及:「不是……我……只是……」亚华则低下头没说话,月娥挺着两个赤裸乳房,问道:「你是不是已讨厌我们了?」积臣说:「不,不是……」顿了一顿,他看看赤裸的亚华说:「我没有讨厌你们,我很……我……只是……不想用这个来约束你们……我……」积臣望亚华的眼神,月娥看在眼内,她想起积臣把亚华当成自己女友介绍给自己朋友认识,又对保罗说她是他女友的母亲,她意识到积臣对亚华的心思……月娥抖抖赤裸的乳房说:「那些钱是你赢回来的,不是我们还给你的,我们还是你的人,我们会履行合约的。」亚美听了月娥的话,她嚷着:「是啊,你不要赶我们走啊!」这时亚华抬起头望了望积臣,积臣又再看看亚华,他拿起那份合约,一手撕掉,说:「钱,我已取回了,我看也毋须用合约来约束你们,你们怎样决定也随你们的意思,我当然绝对欢迎你们留下来,但留下来就要依我的规矩。」月娥三母女不其然的点点头。自从住进积臣屋内,亚华三母女已习惯了裸体生活,再经过今晚赌局的裸体示人,对于裸露,三母女已不当是什么一回事。

  积臣走到赤裸的亚华身旁:「还有,我想……我想亚华正式成为我的女友,不知亚华你愿意不愿意?」亚美听了积臣问亚华可以不可以成为他的女友,内心真个不是味儿,但她也知道不可强求,只要亚华不答应,她愿意做积臣的女友啊!其实这段间亚华内心早已当自己是积臣的女友,在今晚的赌局中,亚华是以积臣女友的身份出席,而她也希望自己真是积臣的女友,在这段相处的日

子里,亚华是知道积臣的癖好,但不知怎么的,积臣的癖好使她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亚华望着积臣,点了点头,积臣立即用手托起亚华的脸便吻下去,月娥看到此情境便起身拖着赤裸的亚美离开书房,亚美不大愿意,但又不能说些什么,只好无奈地随着裸体的月娥离开。

  全裸的亚美和月娥还未完全离开房间,积臣和亚华两具赤裸的身躯已交缠在一起了……仙蒂一早便被两个裸体女佣叫醒,着她先洗了身子后到厨房帮手,仙蒂想到昨晚的情形,真是欲哭无泪了。

  昨晚两个裸体女佣领着仙蒂到了房间,便着她到浴室洗身,仙蒂进了浴室,正在淋浴之际,两个裸体女佣也来到,两个裸女女佣一人一边夹着仙蒂的裸身厮磨起来。

  本来仙蒂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不知所措,但她却想不到给两个裸女磨得有点意乱情迷,变成欲拒还迎,竟扭动赤裸的身躯配合着二人的厮磨……仙蒂赤裸躺在床上,两裸女一左一右含吮着她的乳头,不一会,一裸女胯下套着假阳具插入她的阴道,另一裸女胯下也套着假阳具插入她的菊门。

  两裸女三文治式夹着仙蒂玩弄她起来,在痛感和快感互相持续的冲击下,仙蒂已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慾,任由两个裸女肆意玩弄自己的身体……仙蒂不知道未来的日

子会是怎样,只盼望大卫能够清偿债项,好使她能脱身。

  仙蒂匆匆洗过身子便裸身来到厨房,看见两个裸体女佣身上只穿了围裙在干活,仙蒂看见架子上挂有围裙便上前想取下来,丽丝阻止她说:「积臣先生吩咐过,你不须穿上任何衣物。」这时艾美指示她说:「你把这盘子拿到饭厅去。」全裸的仙蒂只好小心的捧着餐盘走到饭厅,她看见饭厅里有三女一男赤身裸体地坐着,四人谈笑甚欢。

  当仙蒂走近餐桌时,看见一位中年裸妇,再定神一看,竟是郑月娥,她惊讶得几乎打翻了手上的餐盘,幸好艾美来到,把食物端放在桌上。

  积臣对身上只有围裙的艾美说:「这里让仙蒂服侍,你去做其它事吧!」艾美说:「是,积臣先生。」裸体的月娥看着全裸的仙蒂说:「怎样?意外吧?」仙蒂看着裸体的月娥,她突然醒觉到发生了什么事,但现时已无能为力。

  这时积臣说:「我清楚你和大卫是干什么的人,你最好乖乖的待在我这里听我吩咐,否则连大卫也难自保。」全裸的仙蒂沮丧了,无奈地点头表示明白。

  积臣看着裸体的仙蒂说:「早餐后你到大厅等。」全裸的仙蒂只能答应,不敢问也不敢说什么。

  月娥三母女用过早餐后,赤身来到原是亚美和亚华的房间,打开衣橱,三人各自挑选衣服。

  亚美一边挑衣服一边对亚华说:「姐,多谢你。」亚华不多不少也知道自己妺妹的心思,横竖亚美放暑假,她便游说积臣让亚美到公司当实习生,也不致让亚美一人闷在屋内,亚美当然喜欢也来不及。

  亚华轻轻摸摸亚美赤裸的乳房,笑笑道:「你小心不要犯错,积臣惩罚人可是很凶的。」亚美扭扭赤裸的屁股扮了个鬼脸,便继续挑衣服。虽然没有合约的束缚,但三人也知道要穿上什么样的衣服。

  赤裸的仙蒂在厨房用过早点后便来到地下大厅等候积臣的吩咐,她来到地下大厅看到月娥三母女穿上了非常性感的衣服,而她仍是身无寸缕。

  这时积臣穿戴整齐来到,他示意大家可以出门上车,仙蒂不知就里仍站着不动,积臣对她说:「你也跟着来。」仙蒂顿时呆了,她身上是一丝不挂的,赤身裸体出外?

  积臣看到仙蒂的表情,他面无表情地道:「我不是对你说过,你是不用穿衣服的,以后是全裸跟着我的吗?」仙蒂听了感到无奈也无助,只好裸身跟积臣出门上车。

  行车无话,车子抵达办公大楼停车场,众人下车步向停车场升降机,由于是上班时间,有不少人在等候升降机,大家对于一众全裸女士的出现,一方面感到诧异,一方面视线也落在仙蒂的裸体上,仙蒂全身无遮无掩地给陌生人看光,她感到不知如何是好,只低着头不敢正视他人。

  来到积臣公司的办公室,已有同事回到公司了,月娥因赌局已有一段时间没有来了,平日

那几个小伙子一见月娥回来便热情地跟她打招呼,最令众人愕然的是还有一位全裸女士出现,她除了脚上的一对鞋子外,身上再无半寸衣缕。

  积臣对其中一男一女说:「小陈、小琳,你俩跟我来。其它的事,亚华你向大家说说。」小陈、小琳跟随积臣进了经理室后,亚华向众人宣布:「亚美是新来的实习生,跟小莲那组,仙蒂暂时在公司工作,由月姐带她。」亚华说完用眼神示意月娥,月娥拉着全裸的仙蒂上前,并着她面向众人,仙蒂的乳房和阴户完全清楚地展现在众人眼前,仙蒂脸带羞涩,但也只能任人看着自己赤裸的身躯。

  这时积臣和小陈、小琳从经理室出来,积臣向众人宣布:「小陈和小琳升为副经理,希望大家努力工作,公司赚到钱不会待薄大家。」众人鼓掌,并上前恭贺二人。而积臣说完着亚华随他到经理室去,月娥则带全裸的仙蒂到茶水间去。

  这时小琳说道:「老板为奖励女同事,以后女同事的服装费可以实报实销,但必须是性感的服装,帐单由我或亚华签署便可领款。」小莲问:「像小琳姐你这样算不算啊?」这个小琳的衣着也很性感,半透视衬衣,超短西裙,裙边还开有裙衩到腰,差不多整条大腿都露了出来。

  原来自从亚华身份职位改变后,加上透过亚华的消息,以及月娥那次裸体工作,众人都摸到老板的方向,现在所有女职员的衣着都是很性感的。

  小琳笑笑道:「当然可以,不过……」小琳环顾四周,然后向亚美招手,亚美走上前来。

  小琳指着亚美说:「亚美你过来。」亚美来到众人面前,众人看到亚美的打扮,她穿了一条连衣裙,吊带低胸,乳房露了大半出来,由于裙子不是贴身的,身子一挪动,连乳头也漏光;而裙摆仅盖过臀部,两条白腿完全展露,身子伸高或俯低,阴毛也春光乍泄,因为亚美没有穿胸罩和内裤。

  小琳指着亚美说:「她这样的衣着,费用不但可以报销,还有10%附加费回报。」众人不禁呼叫酷。亚美还在众人面前转几个身,让大家看个够。

  这时月娥领着全裸的仙蒂捧着众人的杯皿干着活了,众人也就返回自己